那些渴望靠“整容改變命運”的年輕人
2019-05-24 11:56 整容 網紅臉

那些渴望靠“整容改變命運”的年輕人

假體與冰冷的手術刀交相輝映,磨骨的聲音猶在耳邊,對那些把命運寄托在臉蛋兒上的人來說,這就是夢想照進現實的聲音。

作者 金克絲 來源 快刀財經(ID:kuaidaocaijing)

假體與冰冷的手術刀交相輝映,磨骨的聲音猶在耳邊,對那些把命運寄托在臉蛋兒上的人來說,這就是夢想照進現實的聲音。

“世界上有絕對的公平嗎?”

“沒有。”

這是成年人都知道的答案。

我們的身邊,這個答案更體現在一些細節上。

寒窗苦讀數十年的高材生,收入被網絡主播碾壓;某音上的網紅扭扭腰,就可以收獲百萬粉絲;而普通人必須想出海底撈的一千種吃法,才能換來幾個點贊。

這就是“眼球經濟學”。

▲ 韓國小姐選美

美國經濟學家丹尼爾·荷馬仕20多年來做了一項“顏值對實現個人價值所能起的巨大作用”研究,最終得出這樣一組數據:

一個容貌低于平均值的人每小時少賺9%的薪水,而容貌高于平均值的人每小時則多進賬5%,相差的這14%放大到一生,則可能讓他們之間的收入差達到23萬美金(150萬人民幣)之多。

世界如此躁動,少有人愿慢慢了解你那平凡外表下豐富的內心世界。

于是,越來越多的年輕人,將自己的人生賭在一張皮囊上,渴望通過整容改變命運。

他們中,有的人賭贏了,有的人,一敗涂地。

01

張雪:97年生人

“她們就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。”

下課鈴聲打響后,張雪急匆匆走出教室。

她剛接了一個活兒,為一個品牌當平面模特,為了及時趕到拍攝現場,午飯都來不及吃。

作為一個97年的大四學生,張雪比同班同學要忙得多。

“我知道她們都在背后說我,嚼我舌根。”

張雪口中,同學們的“嚼舌根”,就是整容。

大二暑假那年,對自己鼻子不甚滿意的張雪決定整容。

不敢跟爸媽說實情,她撒謊手機丟了,家里支援了5000元買手機的錢,連帶著平時兼職攢下的5000元,一萬塊,她把自己送上了手術臺。

“很挺,感覺自己真得變得好美。”這是手術消腫后,張雪的第一感覺。

這之后,張雪都會定期做醫療美容,膽子也越來越大,為了美容,跟親友以及各種貸款平臺借貸了4萬多塊錢。

▲ 整容達人吳曉辰,現在是整容醫院老板(圖文無關)

“有一次打肉毒桿菌,眼睛三天沒合上,就是死不瞑目的樣子,還有一次大腿抽脂,我直接休克過去,醫生下了病危通知書。”

但張雪不后悔,因為她覺得自己整容后“過得越來越好了”。

現在她成了一個模特,接一些平面拍攝、為車展站臺之類的活兒。

“每個月至少賺五六千,早就不愁生活費了。”

漸漸地,張雪背起了大牌包包,穿起了大牌鞋,同學間也有傳聞流出,說她當了小三,傍了大款,她在學校里的朋友,也越來越少。

“確實有些有錢的老男人想追我,但我看不上。我現在的男朋友就挺有錢的,是在一個模特圈的party上認識的。”

現在張雪已經漸漸不在乎同學的指指點點了。

“我跟她們不是一個世界的,我知道她們就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。”

她現在最擔心的是,之前打了太多的玻尿酸,臉開始有點僵硬,笑起來的時候,給人“皮笑肉不笑”的感覺。

▲ 整容失敗后遺癥(圖文無關)

02

小紅:93年生人

“后來我就拿著刀躺在醫院門口。”

“還是干網紅來錢快。”

直到現在,小紅還是堅定不移地相信這一點。

2018年的夏天,她從老家安徽來到上海,應聘一家主播經紀公司的網絡主播職位。

面試官對她打量一番,意味深長地說:

“你這條件,不整容的話也就3000塊保底工資,整完一個月至少能拿到1萬。”

公司承諾她,整容只是一筆前期的投入,通過保底工資能很快賺回來。

小紅有點心動了:“我以前在老家廠里打工,一個月也就兩三千塊錢。”

于是,她在公司的推薦下去了一家美容整形醫院。

“公司說,他們推薦的整容醫院是老熟人,可以讓院長親自操刀,保證安全,去別的地方整會把鼻子整歪,還可能把命送掉。”

小紅最終進行了割雙眼皮、磨骨和豐胸手術,另外還要定期注射瘦臉針和美白針。這一套整下來總共花費8萬多,而她所有的積蓄也就2萬塊錢。

“美容顧問就讓我去貸款,她太會推銷了,我后來就在網絡貸款平臺上貸了6萬塊錢,利息1萬多。”

躺在手術臺上,小紅興奮不已,自己很快就可以實現成名的夢想了。

▲ 千篇一律的網紅臉(圖文無關)

“磨骨就是,從口腔內側接近下顎角的位置切開,暴露出需要手術的骨頭部位,再畫出磨骨線,最后按照這條線截除下頜角。”

小紅說,即使打了麻藥,她永遠也不會忘記自己骨頭被磨掉時的摩擦聲。

兩個月后,整容臉恢復好了。小紅如愿坐進了公司的直播間,在那個格子間里,從每天中午11點直播到晚上9點。在她的左右隔壁,是幾十個和她一樣的女主播。

唱歌、跳舞、甚至講黃段子......為了火,幾乎所有技能都用上了,但是,3個月之后,她只收獲了不到100個粉絲。

“管事兒的看你紅不了,之后就再也不會管你了,也不會再給你資源。”

小紅開始有點慌了,3個月的時間里,她總共拿到6000元的工資,跟簽合同時承諾的每月至少一萬差距懸殊,她去要說法,公司撂下話:

“你連績效都沒有達到,還想要錢?”

回想起來龍去脈,小紅覺得越來越不對勁兒。

“主播公司和整容醫院肯定是一伙兒的。”

她跑去整容醫院,要求退回還沒有花掉的醫美費,但醫院堅決不退款。

“后來我就拿著刀躺在醫院門口。”

通過這種方式,小紅丟掉所有自尊,最后討回來一點錢。

“認倒霉唄,”小紅覺得,這次自己只是遇人不淑,“接下來就換家主播公司唄,說不定我就紅了。”

03

趙龍:92年生人

“要不是被惡意以待,誰會主動走進手術室?”

趙龍現在很苦惱。

在某社交平臺男性整容的話題下分享了自己的整容經歷后,他經?;崾盞礁髦侄穸鏡乃叫毆セ?。

“你是女人吧?”“死娘炮”、“整容怪”......無端的謾罵,讓趙龍幾近抑郁。

當下中國,整容似乎還是屬于女人的權利。對男人而來,別說整容,化妝都是不能被接受的。

▲ 網友為岳云鵬做的整容后效果合成圖(左)

“要不是被惡意以待,誰會主動走進手術室?”連趙龍自己都這么認為。

小時候的趙龍矮小瘦弱,單眼皮,細長眼,沒鼻梁,他一直都記得,上學時班里的各種表演和比賽,他永遠都是替補的那一個,是全班最沒有存在感的那一個。

上大學后,為了彌補身材上天生的不足,趙龍瘋狂健身,練出了一身疙瘩肉。

“健身效果是不錯,但怎么說呢?顏值上的硬傷,確實還是硬傷。”

因為自己的其貌不揚,趙龍不敢跟心儀的姑娘表白。大學畢業后找工作,也吃過顏值上的虧,面試完第4家公司,他直接走進了整形醫院。

咨詢師告訴趙龍,他的眼肌無力,鼻梁不高??梢醞ü親酆鮮質趵錘納?。

無奈當時他的腰包里鈔票不夠,但整容的種子已經埋下。

2017年春節,攢夠了錢的趙龍終于走上了手術臺,鼻綜合的恢復期很痛苦。麻藥后臉會腫成原來的兩倍大。

“感覺鼻腔里有異物,還有黃色的水流出來。”

醫生安慰他這是正常現象,并給他插了引流管。

細長眼和塌鼻梁的趙龍,在經歷一番非人折磨后,搖身一變,成了歐式型男。

▲ 演員戚薇在微博上承認割雙眼皮(圖文無關)

“努力就能成功的雞湯喝一喝就夠了,但咱得現實點兒,大家都挺忙的,多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幾年就明白了,沒人有那個空來通過不好的外在發現你美好的內在。”

現在,趙龍是一家房地產公司的銷售,“整完以后面對客戶也自信了好多,你能明顯感覺他們對你的態度好多了。”

趙龍的計劃是,攢夠錢后,開一家直播公司培養主播,他覺得,看臉的生意,是大勢所趨。

04 結語

越來越多年輕人為了靠顏值“先下一城”,敢于忍削骨割肉之痛,在臉上動刀子。

某銀行的一份研究報告預測,2014年至2019年,中國的整容手術規模將翻倍,成為僅次于美國和巴西的全球第三大整形手術市場。

2019年,中國的整形市場預計將達到8000億元人民幣(1220億美元)的規模。

整容,正在從最初不被社會接受的小眾服務,衍變成“大眾消費品”。

▲ 2017年醫美領域融資 來源:動脈網

市場龐大的需求量下,整容醫生的收入也水漲船高,高級醫師年入百萬不是問題。整形外科專業的研究生極度搶手,往往還沒畢業,就已被預訂。高收入的誘惑下,很多非整形外科專業的醫生也紛紛轉崗,加入醫美行業的大軍。

名副其實的,一張臉撐起了一個產業。

假體與冰冷的手術刀交相輝映,磨骨的聲音猶在耳邊,對那些把命運寄托在臉蛋兒上的人來說,這就是夢想照進現實的聲音。

注:本文中所有人物皆為化名

快刀財經
文章評價
匿名用戶
發布